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<code id="6iqg0"><menu id="6iqg0"></menu></code>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
<samp id="6iqg0"><xmp id="6iqg0">
<code id="6iqg0"><small id="6iqg0"></small></code>
您現在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>> 文化 >> 百花臺
水邊的笛聲
發布日期 : 2022-05-10 09:39:41 文章來源 : 潮州日報

  □ 張凌云

  一個乍暖還寒的下午,天色陰沉,人也有點慵慵的,加上受了這似乎看不到頭的疫情的影響,提不起精神來。突然,一陣悠揚的笛聲打破了沉寂,聲音婉轉流麗,清越高亢,仿佛一枝兀自怒放的野花,迎風飄揚在蕭瑟的原野之上。

  笛聲是那么似曾相識,但又想不起什么時候聽過。但毫無疑問,它擊中了心頭某個最柔軟的地方。盡管隔著窗簾,我看不見笛聲到底來自何處,卻覺得有種看不見的力量牽著我迅速后退,趟開層層疊疊的歲月迷霧和俗事羈絆,回到記憶中的某個原點。

  但我不想探究笛聲的來源。這樣保留一份神秘挺好,就像我們太過平靜的生活,需要偶爾漾開帶著幾分感懷的波瀾。直到有一天,當笛聲再次想起,我透過打開的窗戶朝外望去,才發現,原來笛聲來自對岸。

  一位黑衣短袖,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,立在水邊的圍欄邊,旁若無人地吹奏起一首首曲子。正值黃昏,那些悠揚的旋律融化在夕陽里,恰似水邊落下一朵朵繽紛的梅花。我凝視著那位吹笛的男子,思緒頓時如放開的閘門,回溯到曾經熟悉的一幅幅畫面。

  那時我還在別的城市。也是暮春初夏,也是瀕臨水邊,一日,當我走在一條橋下的步道時,忽然聽見對岸傳來音樂聲。一瞧,是有人在吹薩克斯,雖然并沒有笛聲那么清越,但《回家》的深情,完全蓋住了橋上汽車往來不停地喧囂,讓一個平淡得有些煩躁的下午變得生動起來。

  也是臨水,是一片湖,風景區深處的湖,時間可能更早,是初春。也是黃昏,不多的游人已開始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正當此時,不知哪里飄來一陣縹緲的笛聲,給這略顯寂寥的湖面裹上一層清寒,腳下卻不想走了,真想隱身在這暗香浮動的夜色中,化身那位不知何方的笛家,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

  還是黃昏,但不在水邊,而是在城墻下,季節已經記不清了。經過城墻的門洞時,發現里面聚集了一批民間音樂愛好者,笛子,二胡,簫笙,葫蘆絲都有。各種音樂此起彼伏,交錯著各自的演繹。就在準備離開時,眼前的一幕讓我挪不開步。一位衣著極為普通,甚至像民工的男人漲紅了臉與旁邊的老者對話:“我沒有什么別的愛好,就喜歡拉個二胡”?!安灰聞e人笑話,堅持下去,你一定就能成功”。

  那些難忘的場景,轉眼已過去將近十年。這十年里,它們曾不斷出現在我的腦海里,讓我想起那些令人動容的心靈之聲。只是,它們隨著時光的消逝一點點淺了,淡了,就像一些堅硬的凸點,原本你可以順著它們踩下清晰的足印,而現在你已尋不到它們的位置,你只能讓自己淹沒于一條庸常的生活之河,用不再抱有一絲高蹈的姿態,向著前方繼續莫名的行程。

  水邊是一個符號,笛聲同樣也只是一個符號。我希望在明天,能聽到更多的風生水起和樂音悠揚,無論在現實世界,還是在想象空間。它們能蕩滌我久已積塵的肉軀,卻反復鳴奏自然的天籟,共鳴只屬于靈魂的高腔。


相關文章
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。 承辦單位: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68-2289965 舉報郵箱:gdczsjb@126.com
電話:86-768-2289965 傳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
版權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4120190017 粵ICP備13030909號-1 公安網站備案號:4451013011048
官场娇美熟妇出轨,顶级丰满少妇高潮系列,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软件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<code id="6iqg0"><menu id="6iqg0"></menu></code>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
<samp id="6iqg0"><xmp id="6iqg0">
<code id="6iqg0"><small id="6iqg0"></small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