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<code id="6iqg0"><menu id="6iqg0"></menu></code>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
<samp id="6iqg0"><xmp id="6iqg0">
<code id="6iqg0"><small id="6iqg0"></small></code>
您現在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>> 文化 >> 百花臺
再訪冠山書院
發布日期 : 2022-02-28 10:24:14 文章來源 : 潮州日報

  謝銳勤

  讀罷山中春晝長, 鶯飛樹色繞芳塘。

  門前一鑒冰壺水, 疑是風光九曲堂。

  ——【明】程大道:《院堂一鑒》

  也許是步入中年的原因,對家鄉的風物越來越眷戀。三年前在冠山書院匆匆一瞥后一直念叨,直到此次春節回汕頭老家,終于得以再次造訪。

  冠山書院是廣東現存數家明代及明代以前的書院之一,雖與中國古代四大書院無法相提并論,卻是澄海地方史上最重要的書院。書院背靠神山,前臨鵝湖,坐南朝北,四周蔥翠,宛若一位清秀的農家女在湖前梳妝打扮,潤眼,卻不搶眼。

  書院屬于三進硬山頂祠堂式學堂,門庭上四塊石壁刻有《四時讀書樂》四首詩,一起烘托正中的“冠山書院”。進入院門為寬敞大埕,兩缸紫色的睡蓮,兩株橙黃的桂樹,幽幽的桂香悄悄沁入心中。正座大廳為講學堂,20扇門肚上淺朱紅底白粉字,書寫儒學經典語句,堂內為朱熹講學像,暖陽通過鏤空的門扉照到朱熹祥和的臉上,大師在講什么呢?后埕連接二進和三進,后堂祭祀書院倡建人知縣蔡楠。偶遇一幫小學生在外埕學茶藝,穿漢服,疊手端坐,桌上的風爐“突、突、突”冒著熱氣。老厝與奴囝、威嚴與可愛的對比別有一番趣味。當年,學子是否也一邊讀書,一邊品茶呢?

  如果說岳麓書院是名門望族,那冠山書院便是小家碧玉,雖無顯赫的血統,卻有清白的面目,短短三進就將書院的歷史交代清楚了。

  書院的“靠山”便是神山了?!冻魏?h志》載:“神山高十一丈,周七百余步,較澄海諸山巖為低小,然峰壑幽邃,草樹榮敷,實甲他山?!毖貢鹤髠炔降郎仙?,山腳下數十棵柚木或像禮兵筆直排列,或如戀人脈脈含情,閃爍金光的樹葉與樸拙斑駁的樹皮訴說著滄桑的故事。經過桂花亭,來到藏春塢,陽光如同畫筆將外層的綠葉照成透明的金片,將靜謐的石板路變成黑白交替的琴鍵,爬山如彈琴,陽光的芬芳彌漫開來。來到山頂平臺,夕陽將樹干的陰影變成一首曼妙的舞蹈,伴著“啾、啾、啾”的鳥鳴與躍動的身影,小朋友正踩著節拍歡跳。今日之風光,與450年前蔡楠所見是否一樣?

  神山沒有華山懸崖絕壁的險峻,沒有衡山人才輩出的故事,但風景與風情隨意而不刻意。同樣彰顯溫和氣質的,還有書院前的鵝湖。

  鵝湖碧綠,將書院和神山都倒影到湖中,頗有“唯有門前鏡湖水,春風不改舊時波”的味道。湖中的亭子一大家子在滴工夫茶,“食、食、食”的招呼聲此起彼伏;湖邊老人“架腳”瞇著眼“照日”,有些就勢斜躺在草坪上“日光浴”;少女將雙腿曲成倒V作書架讀詩,讀到會心處臉蛋紅撲撲;小孩在“踏腳車”比賽,清泉般的笑聲將湖水震出一圈圈漣漪;婦人嘴里的瓜子“咯、咯、咯”不停,她們“從暹羅诐到豬槽”仍意猶未盡;男子在書院門前石階或安坐、或讀石刻,也許此時無所事事就是對一年辛勞最好的犒勞。蔡楠若見到今日書院之景象,是否感到欣慰?

  鵝湖不像西湖名滿天下,不像納木錯純凈之至,卻擁有西湖所沒有的純真,擁有納木錯所沒有的親切,仿佛鄰家女孩溫暖且貼心。

  如將視野放到全國,無論冠山書院、神山還是鵝湖,都寂寂無名,也非一流之物,但組合起來很開放、很親民、很生活化,沒有封閉、學究或陳腐的氣息,家鄉亦自此“人文蔚起、賢哲匯征”。這樣的理念與傳承,也許從建院開始就具備雛形。

  明隆慶四年(1570年),蔡楠始修冠山書院,隆慶六年(1572年)竣工。明朝地方官員的考核晉升并無在任職地修建書院的科目,那蔡楠為何修建冠山書院呢?在書院右側山邊大石上,至今保存蔡楠所書“攻玉”石刻及“攻玉銘”:“有物于此,璧則完而,取之礱之,質則珍而。三人同行,吾則師而,不善改諸,德則新而?!卑l現璞玉,琢磨成器,見賢思齊,提升德行,蔡楠興建書院的本意是為家鄉開創一處“釋奠習禮之地,興學育才之所”。因此,蔡楠捐出兩年半俸銀百金修書院,自任山長,為生員講學授課,開一邑文風。

  “神峰不是終南地,只架山堂欲著書?!睂τ诋敃r以考取功名為導向的書院教學而言,蔡楠無疑是一股清流?!皩W而仕”難,但“仕而學”更難。做官是一時的,但修養是一輩子的,能把在書院讀書和教書當成樂趣,當作一種生活方式,蔡楠的心境既純凈又高遠。去掉傳統書院的莊重與嚴厲,將書院無形的圍墻拆掉,變成百姓愛去的休閑地,蔡楠的覺悟最大限度的受益潮汕鄉親。

  鄉親們說“院堂一鑒”的勝景是“冠陽福地”,但福地首先是心之福,其次才是地之福。蔡楠以“潤物細無聲”的方式改變潮汕學子的心靈結構,改變家鄉的文化與風氣,他不才是家鄉最大的“福氣”嗎?書院門聯曰:“禮門辟冠山,亦步亦趨追鹿洞;道岸登澄水,為高為美溯杏壇?!惫谏綍阂o追白鹿洞書院,也許底氣不在學術較量上,而在心靈境界上,在本土影響上。

  準備離開書院時,一陣涼風吹來,鳥兒立在枝頭鬧,一朵木棉花掉落鵝湖,獅頭鵝在湖中戲水,伴隨瑯瑯的書聲,春姑娘踏著輕盈的腳步來了,而蔡楠的到來,不也開啟了家鄉人文的春天嗎?突然想起門庭上的《四時讀書樂·春》:“山光照檻水繞廊,舞雩歸詠春風香。好鳥枝頭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?!痹跁浩陂g的蔡楠,是否四季都體驗到讀書之樂,是否常寫生活的文章呢?


相關文章
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。 承辦單位: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68-2289965 舉報郵箱:gdczsjb@126.com
電話:86-768-2289965 傳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
版權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4120190017 粵ICP備13030909號-1 公安網站備案號:4451013011048
官场娇美熟妇出轨,顶级丰满少妇高潮系列,亚洲AV无码国产精品色软件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<code id="6iqg0"><menu id="6iqg0"></menu></code>
<optgroup id="6iqg0"></optgroup>
<samp id="6iqg0"><xmp id="6iqg0">
<code id="6iqg0"><small id="6iqg0"></small></code>